<noframes id="v3vxx"><video id="v3vxx"><address id="v3vxx"></address></video>
<output id="v3vxx"><output id="v3vxx"></output></output>
<p id="v3vxx"><delect id="v3vxx"></delect></p>
<output id="v3vxx"></output>
<output id="v3vxx"><delect id="v3vxx"></delect></output>

<p id="v3vxx"></p><p id="v3vxx"></p><noframes id="v3vxx">
<p id="v3vxx"><delect id="v3vxx"><font id="v3vxx"></font></delect></p>
<p id="v3vxx"></p>
<p id="v3vxx"></p>
<p id="v3vxx"></p>

<p id="v3vxx"></p>

<p id="v3vxx"></p>
<output id="v3vxx"></output>
<video id="v3vxx"><output id="v3vxx"><font id="v3vxx"></font></output></video>

<p id="v3vxx"></p>
<video id="v3vxx"></video>

<p id="v3vxx"></p><video id="v3vxx"><output id="v3vxx"></output></video>
<p id="v3vxx"><output id="v3vxx"></output></p>

<p id="v3vxx"><output id="v3vxx"></output></p>

<video id="v3vxx"><output id="v3vxx"></output></video>

<p id="v3vxx"></p>

讀書 | “華夏第一筆” 真如北京猿人頭骨那樣“神秘失蹤”了嗎?

 《小康》 ● 中國小康網   2022-04-07 16:02:06

古筆立體書影.jpg

《古筆》

王學雷 著

中華書局2022年1月出版

  毛筆不僅是中國傳統的書寫工具,更是中國傳統的一個重要文化符號。它在歷史的演進中不斷變化,成為各個歷史時期文化風貌最重要的塑造者之一。 本書通過大量史料和考古成果,呈現宋代以前毛筆的形態和發展,并由此探討早期書法、繪畫藝術發展及文化傳播背后,工具所發揮的重要而又奇妙的作用,揭示毛筆的制作、傳播、使用等方面有意思的文化現象。

  >>內文選讀

  “漢居延筆”的發現、圖像與蹤跡

  發現者:貝格曼

  馬衡先生(1881-1955)的遺著《凡將齋金石叢稿》 (以下簡稱《叢稿》),1977 年由中華書局出版,其中有一篇《記 漢居延筆》,是運用“二重證據法”研究古代毛筆的經典之作。 他寫作這篇文字的動因,是緣于1931年中瑞西北科學考查團在發掘內蒙古額濟納土爾扈特旗破城子遺址時,發現的一支東漢初期的毛筆。馬衡將它定名為“漢居延筆”,并一直沿用至今。

  “漢居延筆”在當時確實是一個重大的考古發現。此前所能見到的古代毛筆實物,最早僅是藏在日本正倉院中的唐筆,沒想到這次竟發現了更早的漢代實物。為了向社會披露這一驚人的發現和研究成果,任務自然落在擅長考證的馬衡先生的肩上,于是就有了《記漢居延筆》這篇經典之作。據《叢稿》所載《記漢居延筆》開篇文字敘述看,確實透露出馬衡先生亟欲向社會披露這一發現的迫切之情:

  我國古代之筆之保存于世者,曩推日本奈良正倉院所藏之唐筆為最早,此外無聞焉。不意今竟有更早于此者。爰就研究所得,盡先發表,以介紹于世之留心古代文化者。

  在表達完這個愿望之后,緊接著就介紹起發現經過:

  一九三一年一月,西北科學考查團于舊蒙古額濟納土爾扈特旗之穆兜倍而近(即破城子)地方……發現漢代木簡,其中雜有一筆,完好如故。

  這段文字把“漢居延筆”的發現經過,交代得應已很清楚了。本來事情到此可以結束,但筆者多留意了一下文后的編者按語:

  編者案此文原載北京大學《國學季刊》三卷一號(一九三二年三月),是西北科學考查團短篇論文之一,又載《西北文物展覽會特刊》(一九三六年,南京)。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筆者搜到了這期《國學季刊》(以下簡稱《季刊》),馬衡此文排在第二篇。編者按語中還提到的《西北文物展覽會特刊》,但其中并未載有此文,蓋為編者誤記。然以《季刊》所載和收錄于《叢稿》中的《記漢居延筆》對讀后,卻發現了一段被隱沒了的史實。

  《叢稿》所收錄者,乃是從《季刊》所刊原文轉錄而來,這應該不會有什么異議??墒?,兩者在開篇的敘述文字上卻不十分一致,很明顯,《叢稿》收錄時是動了手腳的?!都究匪脑凇安灰饨窬褂懈缬诖苏摺本浜?,緊接著有“此誠驚人之發現矣”一句。難道這是作者或編者后來覺得“過甚其辭”,抑覺其“拖沓冗贅”而做的刪除?我看未必。在《季刊》所刊原文第二段敘述發現經過的文字中,我們找到了較明確的答案?!都究吩氖沁@樣的:

  二十年(一九三一)一月,西北科學考查團團員貝格曼君(F.Bergman)于蒙古額濟納舊土爾扈特旗之穆兜倍而近地方……發現漢代木簡,其中雜有一筆,完好如故。

  按:“二十年”即民國二十年,公元1931年,《叢稿》只取公元紀年。最主要的是,《叢稿》將原文中西北科學考查團“團員貝格曼君(F.Bergman)”徹底刪除了。這樣一來,歷史昭示給后人的“史實”就變成:發現“漢居延筆”的功勞,是屬于西北科學考查團的“集體功勞”,而不屬于個人——貝格曼。在數十年后的今天,再來看這樣的改動,確實有些匪夷所思,好好的一個貝格曼,他的功勞卻硬生生地被剝奪了。

  貝格曼這個名字對于今天的人們已有些陌生,但他確實是一個不容忘卻的人物。貝格曼全名沃爾克·貝格曼(Folke Bergman,1902-1946),瑞典考古學家。1927年1月,貝格曼剛從大學考古專業畢業,畢業論文是研究十二三世紀北歐海盜銘文。但一個電話,竟改變了他的命運:瑞典國家文物局負責人柯曼博士詢問他,愿不愿意到中國西部做至少一年半的考古探險?那時,斯文·赫定正與中國同行籌建中國西北科學考查團??疾閳F設置了一中一外兩個考古學家的位置,貝格曼沒有放過這難得的機會,和中國學者黃文弼一同成了考查團的成員,這樣竟然度過了八年的青春歲月。1927年至1935年,貝格曼三次往返于中國西北的內蒙古、新疆、甘肅,行程數萬里,三分之二的旅途靠騎駱駝或步行,所到之處大部分地區當時無人定居。在此期間,他考察了310處古跡、遺址,發現了舉世聞名的“居延漢簡”和“小河古墓”。1946年,貝格曼因病去世。

  至于貝格曼“發現漢代木簡,其中雜有一筆”的發現細節,楊鐮先生為我們做了生動詳盡的描述:

  1930年,貝格曼在內蒙古額濟納旗——漢代居延邊塞——發現了萬枚以上的漢簡,使學術界為之震驚。當時有人將這一成就與打開敦煌藏經洞,并列為中國20世紀兩大考古發現。關于居延漢簡,有這樣一個細節:貝格曼在蒙古族牧民陪同下,考察烽燧。在破城子遺址,他注意到地面有許多老鼠洞。他們帶的一只狗窮極無聊,開始追逐老鼠,老鼠鉆進洞,狗一不留神也出溜進去,進去容易,出來就難了。為解救這只狗,挖開了老鼠洞穴,立時大家全驚呆了:延續使用了千年之久的老鼠洞就像迷宮,其中布滿了完整與殘缺的漢簡,那是一代又一代勤快的老鼠拖到家中儲存的糧食與磨牙的用具。貝格曼在筆記中管這里的老鼠洞叫“漢簡陳列館”。此后通過不懈努力,竟出土了成噸的木簡與其它文物。其中包括可能是中華文明史最初的紙,以及一支漢代毛筆的實物。日本人即將占領北平之前,“華夏第一筆”與北京猿人的頭骨,一起神秘失蹤,但漢簡完好保存下來。

  1931年至1933年期間,貝格曼在北京協助馬衡、劉復等人對額濟納地區出土的文物進行整理編號。只因了他發現的“漢居延筆”,馬衡才能寫出《記漢居延筆》這篇經典之作。

  “漢居延筆”是由瑞典考古學家貝格曼發現的,向社會披露發現經過、發現者和介紹這支毛筆的是馬衡先生。我們從文獻史料中探明了這段被隱沒的史實,然而這支毛筆的“身影”和“真身”又如何呢?

版式圖1.jpg

  圖像與蹤跡

  在《記漢居延筆》中,馬衡先生對“漢居延筆”的形制及制作工藝進行了詳盡細致地描述和考證,但《叢稿》沒有提供圖像。這或許是受到當時印刷條件的限制,而產生的又一個無奈之舉。前引楊鐮先生的文章說,日本人即將占領北平之前,這支“華夏第一筆”與北京猿人的頭骨一起神秘失蹤,但漢簡完好保存下來。那么,“漢居延筆”果真如北京猿人頭骨那樣真的“神秘失蹤”了嗎?我們先從它的圖像說起。

  正因為有馬衡先生《記漢居延筆》,我們對這支充滿傳奇色彩的漢筆似已十分了解,尤其是在研究或介紹古代毛筆時,都不會將它遺漏。但它的圖像資料卻很少見到研究者引用,描述也多是轉述于馬衡的文字。在1949年后,中國 大陸地區出版的專業圖錄中,“漢居延筆”的圖像在20世紀80年代早期的《筆墨紙硯圖錄》中有較明晰的展示,但以今天的眼光看,這張圖版效果已非常不能令人滿意了,而且沒有標明來源,因而可以認為有可能的是從民國時期的出版物上翻拍而來。有些奇怪的是,這張聊勝于無的圖版似又從不為研究者所注意,大概還是緣于圖版效果本身的原因吧!

  在文物考古研究中,線描圖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許多研究者為說明器物的細節問題,寧可采用線描圖,也不用原物照片,何況圖版本身或印刷制作上可能還會出現的種種問題。作為一件器物,“漢居延筆”自然也擁有描繪它的線描圖。繪制線圖是考古學家必須掌握的一項技能,最早為“漢居延筆”繪圖的自然是貝格曼,他在《考古探險筆記》中就附有一張較為傳神的圖片,應該為其本人所繪。另外,錢存訓先生的名著《書于竹帛:中國古代的文字記錄》圖版二八(丙),也附有線圖,但相較貝格曼所繪,則顯得有些含混??傊?,貝格曼所繪,更值得研究者重視。

  “漢居延筆”的圖像,或說是它的“身影”,總算或明或晦地保存了下來。但原件,或說是它的“真身”,是否就如北京猿人頭骨那樣謎一般地消失了呢?

  貝格曼發現的居延漢簡現藏于臺灣“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該所研究員邢義田先生曾細致考證過這批簡牘的“遷徙史”:自從貝格曼發現居延漢簡以后,1931年5月底即運往了北平,藏于北平圖書館。最初由北京大學教授劉復、馬衡代表中方參加整理和釋讀工作。1937年7月,盧溝橋事變爆發。7月28日,日軍占領北平。在日軍的威脅下,考查團理事會干事沈仲章,在理事徐鴻寶的協助下,秘密將簡牘和相關資料自北平運到香港;其后,再從香港地區運到美國;1965年又自美國運回臺灣地區?!皾h居延筆”與簡牘是一起發現的,也是一同運往北平的,之后是否也是經香港地區、美國,最后落腳于臺灣地區了呢?邢義田先生的另一篇考證給了我們一個明確的答案——“此筆原件現藏史語所,并在文物陳列館長期展出”。他還毫不吝惜地提供了一張圖版,使我們看到了這支“華夏第一筆”至今最為清晰的圖像,并尋到了它的蹤跡。

  >>作者簡介

  王學雷,江蘇蘇州人。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蘇州市書法家協會理事、蘇州市評論家協會理事、蘇州大學藝術學院書法篆刻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


作者:王學雷
責任編輯:李煦
來源:文匯網
911精品国产91久久久久
<noframes id="v3vxx"><video id="v3vxx"><address id="v3vxx"></address></video>
<output id="v3vxx"><output id="v3vxx"></output></output>
<p id="v3vxx"><delect id="v3vxx"></delect></p>
<output id="v3vxx"></output>
<output id="v3vxx"><delect id="v3vxx"></delect></output>

<p id="v3vxx"></p><p id="v3vxx"></p><noframes id="v3vxx">
<p id="v3vxx"><delect id="v3vxx"><font id="v3vxx"></font></delect></p>
<p id="v3vxx"></p>
<p id="v3vxx"></p>
<p id="v3vxx"></p>

<p id="v3vxx"></p>

<p id="v3vxx"></p>
<output id="v3vxx"></output>
<video id="v3vxx"><output id="v3vxx"><font id="v3vxx"></font></output></video>

<p id="v3vxx"></p>
<video id="v3vxx"></video>

<p id="v3vxx"></p><video id="v3vxx"><output id="v3vxx"></output></video>
<p id="v3vxx"><output id="v3vxx"></output></p>

<p id="v3vxx"><output id="v3vxx"></output></p>

<video id="v3vxx"><output id="v3vxx"></output></video>

<p id="v3vxx"></p>